第一贤妇第220章前头出事儿了搭配

热菜 2020年06月02日

第一贤妇 第220章 前头出事儿了!

金屏见她总算有兴趣了,忙道:“是啊,二太太派人来报喜,四太太打发翠屏姐姐一道来了。

奴婢原本叫翠屏姐姐进来坐坐的,她说还要赶着去别处送信,改日再来拜见二少夫人,放下话儿就走了。”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简莹挥手将金屏打发下去,转目看向周漱,“夫君,此事你怎么看?”

“不去。”周漱干脆地道。

简四太太既已与简六小姐取得联系,又一心想让亲生女儿回归原位,必然会将简莹肚子里的孩子视为眼中钉肉中刺。那样人多嘈杂的场面,防不胜防,不去最保险。

依着他的意思,将简家的陪嫁丫头全都赶出去才好。可简莹坚持说没有必要,他也不好兴师动众,只放出话去,如若简莹的吃用之物出了问题,采蓝院的大小丫头婆子,一个也别想逃脱干系。轻则集体发卖,重则全部杖毙。

如今房妈也不满院子乱插手了,只管盯着简莹的吃用这一块儿,凡是入口的东西,必要亲自尝过,没有问题才呈给简莹。简莹屋子里的东西,必要经过严格检查。

甚至连简莹贴身穿的衣物都不再送去浣洗房,而是由她亲手洗涤。

雪琴等人见她这般鞠躬尽瘁,也不像一开始那样不待见她了,日渐亲近起来。

要说简莹待在什么地方最安全,那就是采蓝院了。

简莹知道周漱担心什么,眯着眼睛点了点头。

以简四太太的性子,趁乱给她下药的事情未必做不出来。与其去了提起十二分的小心提防,不能放开了吃喝,不如不去。反正她现在有孕在身,借口一抓一大把。

第二天一早,简家又派人来请了一回,简莹便说这两日有些着凉,出不得门。周漱也不耐烦跟简家人打交道,便以照顾娘子为由。一道拒了。

济安王怒其不争,不趁着岳家高升的机会多多亲近一番,反倒围着女人打转。怒归怒,可也不好闯进后宅把人拉走。吩咐方氏开了府库,挑陈酿的好酒装满一车,以周漱的名义送到简府,也算是全了礼数。

第一日家宴,除了简老夫人。简大老爷那一家子,远嫁不能及时赶过来简家女儿,以及简莹,东西两府的人都到场了,齐聚集悦堂,先祭祖后吃席,端的是十分热闹。

第二日宴客,摆的是流水席。府内摆席,府外发放钱粮,半个济南府的人都去了。盛况空前。据有心人士粗略估计,简府这一日花费的银子不下十万两。

同一天,滕家遣了媒人,抬着重礼到王府提亲。这不是一般意义上提亲,而是纳采、问名、纳吉三位一体,当场换书过贴,将亲事敲定。紧接着就是下聘请期,然后就过门了。

腾家怕出什么变故,恨不能将所有步骤都省略了,直接迎亲。

济安王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对过程便不怎么看重了,左右上一次该走的程序都走过了,不差那一两步。别人知道了,也只会称赞济安王府宽厚。

周沁前一天就被济安王下令拘在甘棠楼。严加看管,不得出门。虽说不需要她露面,可也得老老实实地待在府里,以表对这门亲事的看重。

方氏依旧不出面,将这事儿交给了孟馨娘和齐庶妃。一个嫡长嫂,一个生身母。加起来也能顶一个嫡母了。

简莹心知到了这一步,她去了也改变不了什么。便叫晓笳去前头打探消息,自个儿到甘棠楼来陪周沁。

周沁嘴上说得轻松,大不了剃光头发云云,可要跟那样一个男人那样一个人家牵扯到一起,心里岂能舒服得了?

就算豁出去将这亲事拖黄了,她也是一个退了两回亲的老姑娘,再难嫁出去。况且以她那王爷爹狠心的劲儿,即便她剃光了头发,也十有八~九会逼着她嫁过去。

反正滕家看中的也不是她的容貌,没有头发照样是济安王府的女儿,照样能替前头死了的妾室养孩子当后娘,随便找个由头不让她出去见人就是怎么说呢了。

果真如此,她宁愿一条白绫,自我了断。

简莹就怕她生出这种想法,才赶着过来劝她,“放心,你这样的好姑娘,老天爷一定会站在你这边儿的。”

“这世上比我惨的人多了,老天爷哪儿能顾得上我?”周沁苦笑地道,“便是瞧见了,也会把我当成身在福中不知福,不知满足的骄娇小姐。”

简莹嘴角止不住抽了两下,周漱跟她说老天会怜惜三妹的时候,她就想说这话来着。难不成姑嫂相处久了,也能培养出心有灵犀的默契来?

“话不能这样说,老天爷有时候还是很公正的。”她没什么说服力地劝道。

心下暗骂周漱那混账,昨天晚上说了一句有事,就匆匆忙忙地出去了,直到现在都没回来。也不知道是釜底抽薪去了,还是感觉抽薪不成,怕她发火,索性躲起来了。

正咬牙切齿,就见甘草满头大汗地跑了来,“二少夫人,三小姐,前头……前头出事儿了……”

周沁神色怏怏地没什么反应,简莹却是精神一振,“出什么事了?你喘口气,慢慢儿说。”

甘草依言做了两个深呼吸,又急急地道:“本来谈得好好的,都要在婚书上签字画押了,颜管家进来跟王爷咬了一阵耳朵,王爷立马变了脸色,当场就质问起婉言的事情。

滕夫人的娘家嫂子起初还百般抵赖,说没有那么一回事,后来顶不住逼问,又说不过就是一个通房丫头而已。

王爷拍桌大怒,说我们王府的女儿不容他们滕家一而再再而三地轻蔑践踏,这门亲事不结也罢。然后就吩咐颜但是是实际情况。)。管家,连人带东西一并赶了出去。”

周沁一下子就从罗汉床上蹦了起来,眼睛因为惊喜瞪得大大的,“你……你说的都是真的?”

甘草点头如啄米,“真的真的,奴婢亲眼看见亲耳听见的,绝对假不了。”

“二嫂,你听见了吗?我不用嫁给滕少爷了。”周沁一把抱住简莹,激动得语无伦次,“二嫂说对了,老天爷果然是站在我这边儿的。我就知道父王不会那么狠心,把我往火坑里推。”

简莹心知济安王绝不是因为婉言二代才把媒人赶出去的,定是周漱的釜底抽薪之计起了作用。因好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安抚住亢奋的周沁,便赶紧回了采蓝院。

――(未完待续。)

小儿挑食厌食怎么办
月经前小腹胀痛
安顺白癜风治疗费用
友情链接: 红桥美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