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光之月第八十六章舰上人家搭配

热菜 2020年06月02日

无光之月 第八十六章 舰上人家

“这是我们从母星带出来的种子培育出的茶叶,大家都说带有故乡的味道,请各位品尝。”舰长室里,几台自动机械为逐影者们送上的红茶,香醇的茶香飘散在空气中,让闻到的人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平静。两位老人并排坐在逐影者们对面,瑞恩还一脸别扭的表情,扭着头不去和逐影者们对视,但妮娜却慈祥的微笑着,端起茶杯向逐影者们介绍道,“在这片远离故土的宇宙中,只有这种来自故乡的味道,才能让我们这些失去家园的逃亡者,享受片刻的安心了。”

迪莉娅就坐在两位老人中间,一左一右挽着老人们的胳膊,老妇人看起来很享受女儿的陪伴,不时拍拍女儿挽着自己的手,但是瑞恩却坐得笔直浑身僵硬,显然,这个男人到现在还没习惯小家伙的热情。

“果然是不错的红茶。”修尔抿了一口,实话说,比起家乡或者帕瓦帝加的红茶来说,这杯还要差得远呢,但和下面浮空城上淡而如水的红茶相比,现在这杯已经算是极品了,闭着眼睛回味了片刻,修尔放下茶杯,轻声道,“其实,本来应该给你们几天时间,让你们一家人享受久别重逢的喜悦,之后再谈正事的,而且时间上也来得及,但是,呵,有时候好奇心这种东西是很可怕的情绪,一旦无法满足,就会让人寝食难安,所以,希望先占用你们一点时间,把现在的情况解释清楚,至于之后的合作问题,可以等过些天再说。”

“呵,当然没问题,不如说修尔先生能一直忍耐到现在,已经很出乎我们的意料。”老妇人代替丈夫答道,“既然把各位客人请到顶层,就是准备满足客人们好奇心的,所以有什么想要知道的事请尽管问,我们不会有任何隐瞒的,毕竟隐瞒对我们来说,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那就多谢了。”修尔端起红茶,垂让人不得不倒吸一口凉气。 也有些女星们在追求靓丽的同时也注意保暖。比如《再见着眼皮盯着杯子里的茶水,“不如,两位先介绍一下你们的情况如何?”

“我们?还是我们的种族?”

“区别不大吧。”修尔微笑着说道,“方便的话,一起介绍也可以啊。”

“我们是一群流亡者。”瑞恩终于从别扭中恢复过来,虽然语气还有点生硬,但神态已经正常了很多,肢体也不那么僵硬了,“已经在宇宙中漂泊了上千年了。”

“嗯?”

“褐星毁灭的时候,我们一起逃离了家乡,从此就开始了以飞船为家的流浪生活。”

逐影者们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并肩而坐的三个人,他们知道,在沉默了无数年之后,两位老人期待着向人倾诉,追忆种族的历史。

“当初,学者们已经提前得知了褐星的灭亡,因此全世界联手,修建了数千艘巨型飞船,嗯,寒鸦号就是其中之一。在毁灭之日来临前,所有愿意离开的人都登上了飞船,开始向着无尽的宇宙进发,而剩下眷恋故土不愿离去的同族,就留在了褐星上,同故乡一起永远沉睡下去。”

“离开褐星之后,一路上也遇到了各种困难,但大家团结合作,还是坚持了下来。虽然对文明来说,失去母星是一种痛苦,但对种族中的个体来说,除了换了个地方生活之外,其他倒是一切正常,像过去一样,日复一日重复着同褐星相似的生活,飞船就成为了我们新的城市,舰队就成为了我们新的星球。当然,无法再在城市之间旅游了,呵,毕竟各个飞船之间,想要来往必须使用穿梭机,有一定危险性,而且也麻烦,所以要求尽量减少飞船间的实体互动,不过这算不上什么大问题,完全可以轻易的克服。”

“不好克服的问题在于物资方面,虽然舰队上有一些生产设施,可以制造足以满足所有人生活必需品的产品,但基础物资的消耗是免不了的,而且人总有欲望,短时间内可以,时间长了以后,不可能只靠必需品度过一生。”

“不过,这些都有解决办法,最基础的物资,像是矿物木材这些,在流浪的途中都可以沿途补给,生产规模也可以利用飞船上预留的空间扩大,即便几十年来人口不断增加,也能维持不错的生活,只要注意控制人口增长的速度,不让人口增长失衡,那一直这样坚持下去也不是妄想,嗯,这和制定逃亡计划的学者们设想的一致。”

“不止如此,在流亡的途中,大家还在拼命努力,不断研发新的科技,随后应用到飞船上,让飞船内的设施越来越先进,更快的速度,更强的动力,甚至是更好的生活。呵,据说,那段时间每一天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生活中充满了希望。”

“怪不得。”修尔微不可查的轻叹了一声,这就足以解释薇当初发现的问题了,科技发展极度不平衡,是因为这种特别的环境造成的,一切不重要的科技被彻底舍弃或者延缓研究,应用性最强最紧迫的方面在不断加强,文明的科技树越来越畸形,但也越来越适用于让公交的人员也享受同样的福利和待遇另类的生活。

就像薇曾经提出过,他们的星球宜居化改造技术,比起深空航行技术来简直只能用原始来形容,并为此大惑不解,现在终于弄清楚了,他们生活在飞船上,根本不需要对星球进行宜居化改造,在路过的星球上开采资源,也只需要派遣自律化机械就可以,都不用生命体下去,因此,这方面的相关科技已经完全停滞了,差距不大才是奇怪的事呢。但是,这样就有个根本问题无法解释了。

“我不太明白。”修尔皱着眉,疑惑的问道,“这几千年,你们一直在流浪,一路走来不可能没有遇到过宜居的星球吧。虽然在飞船上也能正常生活,但是对生命体来说并没有好处,还是在适宜的星球上开枝散叶更好一些,那么,为什么你们路过宜居星球的时候,没有留下来,反而选择了继续航行呢?我想在离开褐星的时候,让所有人登上飞船,就是为了迁徙到其他星球,重建褐星的文明吧。”

“呵,恰恰相反。”瑞恩的笑容里满是讥诮和自嘲,“从流亡计划制定的时候,就没打算再停下来,所有的飞船,都是按照让人类长期生活而设计的,所以说,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停下来,也不能停下来。”

“为什么?”

“这个问题现在不好解释,等最后再向各位说明吧。”两位老人犹豫了一阵,试图解释清楚,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尝试,“各位放心,你们的所有疑问,我们都不会隐瞒的,只要我们两个知道。”

“好吧。”修尔点点头,“抱歉打断两位了,请继续。”

“就这样,我们这些褐星的逃亡者们,在宇宙中航行了一百六十多年,但真正的问题出现了,而且相当严重,根本无法克服。”

“抱歉,问一句题外话。”修尔目光闪烁,已经对真正的问题有所察觉了,“你们褐星人的寿命,大概是多长?”

“平均在百岁左右。”两位老人一愣,显然惊讶于修尔的反应,但还是正常答道,“一百二十岁基本就是极限了,历史记载中,至今还没有超过这个年龄的人类存在。”

“和帕瓦帝加也差不多。”逐影者们相互看了看,一百年的寿命,也就难怪会在这个时间点上出问题了。

“从褐星走出的那一代人都早已逝去,他们的下一代还活着的也所剩无几,就连第三代人都已经开始变老了,比较活跃的,基本上是第四代甚至第五代流亡者。”瑞恩轻声解释道,“直到这时,大家才发现了关键问题,我们……居然渐渐开始忘记了我们是谁。”

“我们是褐星文明的继承者,我们流亡的目的,就是把褐星文明尽可能的传承下去,一旦忘记了故土,忘记了自己是谁,那我们的存在也就彻底失去意义了,这对于我们来说,是最可怕的一件事,绝不能任由它发生。”

“但是,问题摆在眼前,却谁也没办法解决,随着一代一代人的交替,这已经成为了必然的趋势,直到这时我们才知道,流亡计划的制定者,还是把问题想的太简单了,他们毕竟只是在依靠建立模型空想,只有执行的时候,困难才会真正浮现。”

“而且,我们还看到了另一个更可怕的问题,足以动摇流亡计划的根基。”

“在离开故乡的时候,所有人同仇敌忾,为了相同的目标而努力,无论是犯罪还是其他不安定行为,都很少出现。到了我们这一代,大多数人还保持着类似的态度,但已经有些人有其他想法,而且开始付诸行动实施了。等级之间的压迫与反抗,人与人之间的争执和算计,不同飞船之间因为资源分配而产生的争端,越来越多,越来越不可收拾。”

“于是,第一次流亡者之间的战争爆发了,虽然规模很小,但结果非常残酷。十几艘飞船在战争中被摧毁,上百万人化作了宇宙中的尘埃。我们这些流亡者因此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主要是精神上的打击,不过,这也让我们看清了现实,必须做出改变,否则,流亡计划彻底失败,褐星文明从此消亡的结局,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月经不正常怎么回事
漳州治疗白癫风医院
岳阳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友情链接: 红桥美食网